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呼吁立法 关闭网络游戏黄色书 提倡八正道

什么想法就有什么未来!常想鬼怪邪淫的人就鬼怪惹身 常思维佛经佛像者 万世福慧吉祥

 
 
 

日志

 
 
关于我

我打过胎.忏悔!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经说:世间五罪难忏:杀父,杀母,,杀胎,撕破佛像 污蔑僧尼.打胎现世减福,不生贵子慧女.死后下地狱!劝一人不打胎,一尊佛保佑,劝十人,有十尊佛保佑你.依次而推.!信者,不打胎,毛泽东母亲17岁吃素求观音得贵子。不信者.不戏论.免遭罪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佛法种善根,供僧尼,修塔寺,佛前种一树一花,燃一灯一香,礼拜合掌,乃至举一手,这种功德,回向大众,千生大福报。回向自家,只三生福报.舍一得万报”.(劝宗亲朋友,特别劝“情人”拜佛!把业障化为福慧菩提善根!停止婚外邪淫

网易考拉推荐

泡沫也许正是它的本质  

2013-09-27 21:3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沫也许正是它的本质
   (原题:泡沫也是本质的表现)
赵  牧
     《变脸》是部不错的电影,由于一出被导演的“狗娃失踪”案,也获得了很大的知名度。但它的票房纪录据说相当悲惨。看来公众对国产影视作品仍缺乏信心,渴望娱乐的观众虽然对“狗娃”下落很关注,但他们还是用更多的钱投了进口大片一票。
     年初,受到普遍欢迎的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是个异数,这还使主演李保田然信心百倍却又点到为止地抨击了一通“伪喜剧”,可惜他并没有就“何谓真正的喜剧艺术”在“文本”层面上展开,倒是岁末“没文化的折腾”和“太文化的折腾”观感式的论战,在此起彼伏的“娱(愚)乐”评论中显示了“没文化的折腾”仍占压倒地位。比如刘晓庆在珠宝事件中,再次把自身变成了传媒评论的“文本”,并再次证明并巩固了她不可动摇的名女人地位。“艺德”问题无疑仍是去年艺林的焦点话题,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据说史可、江姗学习李素丽“幡然悔悟”,似乎表明中国观众对不良艺德的厌恶,并构成了强大压力。
     高雅艺术升温,学术著作(如《时间简史》、《中国文学史》等)畅销是去年令人鼓舞的现象。但也有人担心,高雅艺术、学术著作本身也可能成为一种时髦的消费。这担心不无道理,但不管怎样,这毕竟是有价值的东西本身或事关价值取向的讨论受到了关注。去年在出版领域,最具商业特征的热点是“说不热”。
       那本《中国可以说不》有个比较实在的好处:它让很多人考虑这样一个问题,“说不”不仅是想不想的情感问题,更是个能不能或该不该的理性问题。一个极好的注脚就是当韩资企业的女老板逼迫中国工人下跪事件发生后,传媒曾就这一野蛮行为深入讨论了屈从的性质和反抗的条件。这使人们发现,道义良知和勇气不是夸夸其谈所能替代解决的。
      文学领域在去年没有多少“轰动”事件,算得上“轰动”的事件,也许只有仍未了结的《马桥词典》风波。从已有报道看,由于传媒在转述张颐武对韩少功的小说《马桥词典》的看法时,把他“模仿”的批评变成了“抄袭”的指责,从而引起韩少功的实属自然的强烈反应。
      这的确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在去年“剽窃”“抄袭”事件甚至官司涉及到辞书、广告大赛获奖作品、漫画、电视剧本等诸多领域的背景下。尽管如此,与前几年文学批评严重“缺席”的状况以及与去年文坛几起轰动的充满意气和圈子色彩的论战相比都要好多了。尤其是文学批评正努力朝着立足文本说话的方向走着。关于这桩公案的前因后果,请见今年1月13日《羊城晚报》的娱乐版上同时刊登的韩少功和张颐武的文章。     
     当然,作为颇有影响的评论家张颐武对《马桥词典》的批评一开始就能形成比较缜密的立足文本的批评文字,从而避免大众传媒以讹传讹的“奔走相告”就好了,而这个要求对张颐武也许并不过分。类似的问题在去年几篇对余秋雨的散文的批评文章中也同样存在。的确,如果文学创作的得失搞到兴讼的地步,无论是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无论是作品还是批评本身,其动机其原有的价值都有被淹没和抹杀的危险。正像有的报纸已经刊登读者的反应那样,人们怀疑这不过是另一种商业包装的促销手段。于是“文本”不再重要了,重要的不过是它又成了一桩名人事件。
      顺便提一笔,有人对报纸娱乐版上接二连三刊登文坛论战感到滑稽,但这种鹊巢鸠占也许表明的是,文学批评还缺少足够合适的空间,同样文学作品本身的表达欲望或欲望的表达也存在问题。
    “文化现象”的列评近年已成许多报刊年头岁尾的重要内容。前几年“文化”这个字眼非常吃香时,商业领域里的各路弄潮儿都很热闹地打过一阵“文化牌”。现在商家倒是不再生硬空泛地打“文化牌”了,却在特殊的“文本”比如商品广告上狠下功夫,以至许多精致的广告越来越像充满诗情画意,倒是属于传统文化范畴的诗越来越不成话了。这是个很无奈的事实。但文学还是要寻找出路,影视艺术音乐艺术还是要寻找出路,这期间会出现许多强烈的因浮出水面呼吸的需要而产生的泡沫。列宁有句话说得好——“泡沫也是本质的表现”,某些时代的文化可能正是一杯啤酒,泡沫恰恰是它最重要的本质特征。
原载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