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呼吁立法 关闭网络游戏黄色书 提倡八正道

什么想法就有什么未来!常想鬼怪邪淫的人就鬼怪惹身 常思维佛经佛像者 万世福慧吉祥

 
 
 

日志

 
 
关于我

我打过胎.忏悔!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经说:世间五罪难忏:杀父,杀母,,杀胎,撕破佛像 污蔑僧尼.打胎现世减福,不生贵子慧女.死后下地狱!劝一人不打胎,一尊佛保佑,劝十人,有十尊佛保佑你.依次而推.!信者,不打胎,毛泽东母亲17岁吃素求观音得贵子。不信者.不戏论.免遭罪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佛法种善根,供僧尼,修塔寺,佛前种一树一花,燃一灯一香,礼拜合掌,乃至举一手,这种功德,回向大众,千生大福报。回向自家,只三生福报.舍一得万报”.(劝宗亲朋友,特别劝“情人”拜佛!把业障化为福慧菩提善根!停止婚外邪淫

乌托邦与“流浪汉之歌”  

2013-09-10 21:3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乌托邦”到“流浪汉之歌”

     这里没有战争,没有犯罪,物产丰富,景色优美。。。。早年人类对幸福生活的想象大多是这样的。

     今人习惯用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英语:utopia)通指这种美好生活场景的想象。其实比莫尔早了一千多年,陶渊明就提供了一个中国式的“乌托邦”样板——“桃花源”。中国式的乌托邦,还可以上溯到《庄子》的“无何有之乡”,更可以上溯到老子“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

     每个民族,甚至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可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桃花源)。人类早期的乌托邦社会通常是全然想象的精神性产物,有些则是夸张某个地域的突出优点,使之令人神往。在这方面,看上去很美的墨脱就是个有代表性的例子,有关它的神话一个突出重点就是:那里气候温暖、自然物产丰富得可以不劳而获。

想象总是美好的。不过20世纪因极权国家的乌托邦实践导致了巨大灾难,乌托邦的名声随之也坏了。以至于今天谈论生活愿景时,人们都会避免使用这个词。

      不过,作为人类共同普遍的心理,乌托邦是不会死的,人们不提“乌托邦”,却可以说“香格里拉”;人们不再“建设”方面表现狂热,但想象或移情并未因此就被取消。人类有着基本不变的欲望,世代所受的困扰也大同小异,因此解决问题的想象也万变不离其宗,随着时代变迁它只是不断改变着自己的服饰,或者说频繁地更换马甲而已。

      德国社会学家卡尔·曼海姆曾这样论述乌托邦的积极意义:乌托邦的消失,将使事物静止,在这种静止状态中,人只是物。这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最大悖论:人获得最高程度对存在的理性掌握,却没有了理想,成了一个纯粹听凭本能冲动摆布的动物。人失去了塑造历史的意志,因而也失去了理解历史的能力。他还说:乌托邦的一个建设性功能是帮助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社会生活  本质,指出我们新的可能性。乌托邦是人类持久的理想,是一个永远有待实现的梦。乌托邦的死亡就是社会的死亡。一个没有乌托邦的社会是一个死去的社会。因为它不会再有目标,不会再有变化的动力,不会再有前景和希望。

     有没有梦想,的确是个严肃问题,因为任何梦想本身都首先是对现实的否定,没有这种否定,人类就不会有任何积极的行动。而这正是寻找乌托邦,或者说“寻找香格里拉”的要义所在。

     经历了几百年的工业革命以及城市化浪潮,人类的生存环境已然巨变。以此为背景考察曼海姆说“理性”与“理想”(梦想)这对关系不难发现,理性越占上风,梦境愈加浅显。与自然的割裂导致的痛苦与发达的交通手段合流,顺理成章地促成当代乌托邦梦想的一个普遍达成形式——旅游。

 古人寻找“乌托邦”,是希望到那里世代定居;今人寻找“乌托邦”则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地寻找精神代偿物,于是“到此一游”便成蔚为壮观的全球性景观,互联网的发达则为观察当代大批心灵粗糙的背包客在网上发布的粗糙游记提供了方便,这类比比皆是的“流浪汉之咏叹”以图为主,以字为辅,一言以蔽之:“美的已经无话可说”。

  商业旅游组织则细心得多,它们推销的各色 “人间天堂”、“度假圣地”、“人生必须去的旅游胜地”,比较注意如何突出每个具体景点的优势,琢磨如何才能挠到人心的痒处——比如马尔代夫、比如普济岛等等。如果这些地方的所有美好的方面你都去过了、见识过、享受过了,自然你也就实现了你的乌托邦理想。

 这情景一如捷克小说家米兰·昆德拉那本意味深长的小说书名《生活在别处》,现实生活环境总有各种不如意和苦恼——美好的生活只能在别处,而不在自己现实的居所。 事实上,即使是被津津乐道的 泸沽湖走婚风俗,也可以视为乌托邦的一种,你也可以说这是“白日梦”——有太多的男人既想有艳遇,又不想承担责任了,虽然没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天底下有这等美事,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流浪汉们展开他梦想的翅膀。 (《中国国家地理》约稿)


相关

美得已经无话可说?-赵牧

墨脱,一个神秘中的神秘-赵牧 

14座天堂-赵牧

乔戈里:遥远的秘境-赵牧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